急寻!四川一确诊病例曾四次乘车 待候车室超2小时

【急寻同乘人员!#四川一确诊病例21日四次乘车#并待候车室超两小时】2月4日,四川省广元市卫生健康委发布2020年2月3日新增确诊病例交通行程信息,请同乘人员注意。

确诊病例:侯某某,于2020年1月21日从武汉站乘动车(D627次10号车厢)于14:05时到重庆北站,在候车室(人流量极大)停留2小时后,16:29从重庆乘坐动车(D753次03车厢)于18:22到达阆中,在阆中站台候车22分钟后,乘坐高铁(G2851次2号车厢)于18:58时到达苍溪火车站,出站后19:03乘坐5路公交车(车牌号川H22543)于19:21至苍溪县汽车站,再转电动三轮车回到苍溪县陵江镇龙江世纪小区家中。

本文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王永战责任编辑:王海陆_NA1702

中国羽协:2月3月所有全国性羽毛球赛事活动延期

原标题:中国羽协:2月3月所有全国性羽毛球赛事活动延期

新京报讯 今日,中国羽协在官网上发布公告,原定2月和3月开赛的所有全国性羽毛球赛事活动将延期举办。

此前,原定于2020年2月25日开赛的2020中国(陵水)国际羽毛球大师赛已经宣布将延期举办。相关赛事的具体比赛时间将视疫情发展情况,通过官方网站及时发布。

公告原文如下


编辑 张云锋

山东4日0至12时新增确诊病例5例 累计病例275例

(原标题:2020年2月4日0时至12时山东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

2020年2月4日0—12时,山东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5例,累计确诊病例275例(含重症病例20例,危重症病例3例,出院9例,无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12例,现有疑似病例73例。截至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9152人,已解除医学观察2927人,诊断为疑似或确诊128例,尚有6097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详见下表(单位:例):

备注:根据国家卫健委关于疫情信息报告新要求,按病例确诊时医院所在县区统计。

本文来源:山东卫健委 责任编辑:赵丽贤_NAG3173

为何武汉患者病死率高于全国?专家回应

  原标题:此次疫情,为何武汉患者病死率高于全国?专家回应

  在2月4日的央视新闻1+1:节目中,主持人白岩松对比昨天的数据,分析此次疫情的病死率的变化。他提问到,为何武汉的病死率高于全国?

  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蒋荣猛:武汉的ICU队伍不足以救治这么多的重症病人。这是武汉的病死率高于全国的原因之一。

  有网友提出,病毒离开武汉,危害会衰减吗?

  蒋荣猛:这个是不存在的。病毒不会因此而衰减。离开武汉的人多数是年轻人,他们到外省发病后,一是年轻,二是得到了较好的救治,所以致死率不高。而武汉本地的老年人病例较多,重症病例较多,因此也使得致死率高于全国水平。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杨杰

防疫期间30余人聚餐 云南4名干部被处分

原标题:防疫期间30余人聚餐 云南4名干部被处分

  新华社昆明2月4日电(记者字强)据云南省玉溪市纪委监委4日通报,在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期间,该市新平县戛洒镇新寨村达哈小组违规组织群众聚集性活动,新寨村党总支书记刀连贵等4名干部分别受到通报问责处理。

  据通报,2020年1月31日,新寨村达哈小组举行民俗活动,组长赵有富等11户共计30余人参与聚餐。新寨村党总支书记刀连贵、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彭永芳、达哈小组党支部书记王忠明未采取措施予以制止,给疫情防控工作带来较大隐患。2月2日,刀连贵、彭永芳、王忠明、赵有富分别受到通报问责处理。

中科院之声:大疫当前,岂能围殴科学家?

  原标题:观点:大疫当前,岂能围殴科学家?

  新型冠状病毒在岁末年初袭击了中国,直击中国地理位置上的心脏地带。

  这个病毒狡猾之至,选择在一年之中中国人流动量最大、最为忙碌最缺乏警惕性之时,从一个千万人口的中心城市下手。

  但是,中国科学家从接到应战的命令,到判断病毒类别只花了一夜时间,测出全基因组序列只花了3天时间,分离出病毒元凶只花了1周时间。

  如果没有这些,至今我们都不知敌人是谁,临床上不能确诊,流行趋势难以判断,药物筛选没有实验检测方法。

  科学研究不同于临床,不同于生产,不直接满足民众的健康和消费需求,但它是临床和生产的基础。这一点,民众不总能记得,科学家们自身有时也会忽略。

  同样被忘却的还有大疫面前的战时思维。面对疫情,如同救命、救火,对于此等大事,民众不在乎科学上是否站得住脚,只关注结果是什么。

  但是,未经演习的科学家如果把握不住节奏,拼命做事却可能落得一身骂名。

  值得关注的是,一个多月来,被骂的除了官员就是科学家。

  官员挨人民群众的骂,我不做议论,他们要靠理想信念,靠责任担当。

  但是科学家挨骂,我觉得需要拍拍他们肩膀,做一个加油鼓劲的动作,相信他们选择这个职业也必有理想,必有信念。报国为民,不在乎误解,不惮于逆流。

  围殴科学家的有自媒体,也有一批官媒。

  科学家们在加紧病毒溯源、药物研发,某些媒体却在科学家后背练枪,甚至以“扒”科学家的个人生活取乐。

  自媒体成分复杂,自有他们的生存之道,但是某些官媒也参与嘲讽科学家。

  只想弱弱地问一句:是不是忘了自己正是需要补足科学素养的关键人群,忘了自己在这场大战布局中的位置和任务?

  大疫当前就是大战当前,不要做瓦解政府、民众与科学界相互信任的事。

  回顾近期媒体事件,实际上有的人是基于错误的信息做了正确的事,有的人是基于正确的信息却做了不符合战时要求的事。

  让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3个事例。

  最早报出疫病信号的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和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

  其中,中心医院眼科的李文亮医生得知本院收治的呼吸道病人检出“SARS”病毒,于12月30号在同学群发出警报,华南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要提醒家人注意防范。

  这一信息被微信群传播,李文亮等人在1月1日被警方训诫,这就是此次疫情初期的8人谣言事件。

  警方定性这一事件是有依据的,因为12月30日当地疾控中心已委托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进行检测,结果否定了SARS病毒感染,而确定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从后来的报道追溯当时发生的情况是,有两家生物技术公司分别与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研究所和当地医院合作,进行病人肺部灌洗液宏基因组分析,发现了冠状病毒的存在。

  一家公司的分析报告称此种病毒为类似SARS病毒的冠状病毒,而另外一家则直接称之为SARS病毒。

  显然,称之为SARS病毒的分析是粗糙的,在科学上是错误的。李文亮医生看到的分析报告很可能正是来自于后一家公司。

  他没有像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张继先医生那样按法定程序报送卫健委,而是私自在微信群传播。

  但是,他恰恰成为最早向民众发出警报的人,被民众广泛称赞。

  国家卫健委在接到报告后立即指派专家组奔赴湖北调查疫情,随后的故事已经广为人知。

  关于何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坦诚回应,早期已经有人传人的看法,但是要作出一个在科学上站得住脚的结论需要调查核实、分析判断,尤其要基于对新型病毒的检测避免与季节性流感、腺病毒感染相混淆。

  所以,一直到1月20号才有一个肯定的结论。

  是的,结论确实专业、可靠,达到在国际一流刊物发表的水平,但是从百姓和政府看来,人命关天的大事被耽搁了3周时间。

  与这批专家的谨慎再谨慎相对照,另一批战时状态被激发的科学家夜以继日地开展候选药物的研发,有了惊喜的发现却过早激动地说出了口,又承受一波媒体狂殴。

  筛选候选药物的思路是对的,应对新型病毒疫情需要从已经批准使用的药物中筛选,这样可以省去对人体毒副作用的担忧,以及许多其他试验和审批程序。这样的药物可以尽快进入临床研究。

  中科院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合作,筛选到了若干候选药物,其中包括百姓较为熟悉的双黄连口服液。

  之前,根据分子结构计算和预测已经有几家团队提出多种候选药物。但是,只有药物所和病毒所的合作团队能够在细胞水平检测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抑制作用。

  这是用科学实验方法真正观察到的生物学效应,而不仅仅是运算预测的结果。

  正因为武汉病毒所分离出了病毒,建立了细胞感染体系,他们才能够开展这样的检测。

  所以,这一结果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不是说只在细胞水平发现抑制效果就是一文不值的,就是可笑的低级的。

  弗莱明当年发现青霉素就是偶然在培养平板上发现了霉菌抑制细菌繁殖的现象!

  这是初步的结果,但是确实是一个好苗头。

  关键是双黄连口服液是百姓常见的药物,如果之后在进一步的临床研究证明有效、安全,将可能较快投入使用。

  《人民日报》撰写的报道《中科院研究发现: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称这是“初步发现”,正在开展临床研究,措辞严谨,经得起推敲。

  但是,意外的是,多家媒体深夜以“有药了!”开头的标题发布这一新闻,导致民众误解,造成双黄连口服液迅即被哄抢。

  次日,媒体采访的药物专家和临床医生可不认这个账:这个哪能叫药?按照药物研发的程序这个只是第一步,临床肯定拒绝使用。

  采访的人和被采访的人似乎没有一个人看到人家说清楚了这是初步的、接下来要开展临床研究。

  这好像是我们国人打嘴仗常见的现象,总是成功地避开别人要表达的意思。

  甚至有媒体对中科院药物所开展训诫,好像他们比院士更懂药物研发程序。

  以我个人经验,这个“有药了”的标题应该是媒体添加的,而不是科学家的手笔,但是围殴之时,矛头对准的是科学家。

  从这些事例我们看到的是,科学家和医生实际上是一个战壕的战友,虽免不了偶尔犯错误,却都在以他们的学识和判断维护着人民的生命健康,做出了重大贡献。

  无论是在临床拯救病患的医生护士,还是在实验室研究烈性病毒的人们,都冒着个人安全的风险。

  参与应急项目的科研工作者们,即使不是直接面对病毒也失去了很多与家人享受生活的时间。

  如果我们没有机会像他们一样与病毒作战,至少能不能用我们的声音为他们加油鼓劲?

  当然,这场疫情也给了我们许多教训。

  科学家们既要分清科学结论的标准和重大疫情预警的标准,也要在与政府的沟通中更加具有责任担当、发出更加明确易懂的信号,而不是相互把判断推给对方。

  从事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既要坚定信念、持之以恒,也要明晰基础研究成果与应用之间的差距,清楚理解自身在科技创新体系中的方位。

  从更大的视野来说,经过17年前的SARS和眼前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相信中国将会建立起成熟的防疫物资储备机制、疫情战备教育机制、疫病响应处置机制、未知病原预警机制,同时建立起强大的科技支撑体系。

  未来的疫情应对,不会因科学家对严谨结论的追求而耽误预警,也不会因科研进展新闻误导民众。

  这一切都将有赖于科研、疾控、临床的互动协作,有赖于全民素养的提高,有赖于党政系统和全体人民的凝心聚力。

  附:据中科院之声报道,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制出了用于研究的抗体检测试纸,同时该所还与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联合发现了在细胞层面上对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有较好抑制作用的雷米迪维或伦地西韦( Remdesivir,GS-5734)、氯喹(Chloroquine, Sigma-C6628)、利托那韦(Ritonavir)等三种“老药物”。其后续的临床使用,正在走相关程序报批。

  (作者徐旭东为中国科学院水生所研究员)

  来源:中国科学报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赵明

河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8例

(原标题:河北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8例)

2020年2月1日0—24时,河北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8例,其中,唐山市3例、保定市2例、石家庄市1例、张家口市1例、邯郸市1例。新增疑似病例60例,其中,石家庄市23例、邢台市21例、秦皇岛市8例、张家口市3例、唐山市3例、邯郸市1例,定州市1例。

截至2月1日24时,河北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04例,其中死亡1例,现有重症病例9例,治愈出院3例。确诊病例中,沧州市19例、石家庄市13例、保定市13例、唐山市11例、廊坊市11例、邯郸市11例、邢台市10例、张家口市9例、衡水市4例、承德市2例、秦皇岛1例;死亡病例中,沧州市1例;重症病例中,石家庄市2例、邢台市2例、承德市1例、张家口市1例、廊坊市1例、沧州市1例、邯郸市1例;出院病例中,保定市2例、廊坊市1例。现有疑似病例104例。

目前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3132人,当日解除隔离医学观察176人,现有2540人正在接受隔离医学观察。

贝达药业子公司独家授权EYPT眼疾新药开发及商业化

原标题:贝达药业子公司独家授权EYPT眼疾新药开发及商业化

新京报讯(记者 张兆慧)2月5日,贝达药业发布公告称,近日,公司控股子公司Equinox与EYPT签署了《独占许可协议》,独家授权EYPT以局部注射方式开发酪氨酸激酶抑制剂Vorolanib(CM082)来治疗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等眼部疾病。

根据《独占许可协议》条款,EYPT将向Equinox支付100万美元的首付款,并在达到开发里程碑事件后支付里程碑款项和商业化后支付销售提成费。EYPT负责新治疗方案EYP-1901的开发和中国(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区域外的全球商业化,用于治疗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和视网膜静脉阻塞。

Vorolanib是针对VEGFR和PDGFR靶点的多靶点受体酪氨酸激酶(RTKs)抑制剂,可抑制新生血管生成及肿瘤生长,并能克服同类靶向药常见的高毒副作用。BioerodableDurasert技术是一种可注射、缓释的玻璃体内给药系统,有效期可达6个月。将Vorolanib和BioerodableDurasert技术相结合,可形成一种新的治疗方案EYP-1901。 目前,EYPT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召开B类IND前会议,明确了EYP-1901的Ⅰ期临床试验方案。

EYPT是一家专业的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开发和商业化针对眼部疾病的创新治疗方案,以帮助改善严重眼部疾病患者的生活,其股票在美国NASDAQ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该公司目前有DEXYCU、YUTIQ两种商业化产品,其中DEXYCU是治疗术后炎症的眼内产品,YUTIQ是对影响眼球后段的慢性非传染性葡萄膜炎进行为期三年治疗的产品。

贝达药业表示,本次许可协议的签订是公司新药Vorolanib境外眼科适应症开发和商业化的重要一步,有望为严重眼科疾病患者提供一种新的局部注射治疗方案。

编辑 王鹿 校对 王心

外交部:柬埔寨首相此次来访不安排访问武汉

  原标题:外交部:洪森此次来访不便安排访问武汉

  2月5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网上记者会,有记者提问称,中方会与今天来访的洪森首相谈论什么问题,为什么没有安排他去访问武汉?

  对此华春莹表示,洪森首相今天来华访问,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将分别会见。洪森首相高度评价中方为抗击疫情采取的各项措施,坚信中方会迅速解决当前的问题,表示柬埔寨人民将同中国人民患难与共。

  华春莹称,我们完全理解洪森首相对柬学生的关心。考虑到武汉正全力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加上时间仓促,此次不便安排洪森首相去武汉。中方高度重视保障柬在华学生的安全与健康,将像爱护自己的学生一样,全力维护和保障好他们的生活学习条件和健康安全。(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张卉

责任编辑:赵明

紫鑫药业捐赠200万元药品 驰援湖北抗击疫情

原标题:紫鑫药业捐赠200万元药品 驰援湖北抗击疫情

捐赠的药品包括新型肺炎诊疗方案推荐的中成药防风通圣丸和用于清热消炎的炎立消。

新京报讯(记者 张兆慧)2月2日,紫鑫药业透露,根据疫情发展决定向疫情重灾区湖北省及武汉地区捐赠价值200余万元的急需药品,共同抗击疫情,其中包括新型肺炎诊疗方案推荐的中成药防风通圣丸和用于清热消炎的炎立消。

1月27日晚间,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方案要求各有关医疗机构要在医疗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加强中西医结合,建立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促进医疗救治取得良好效果。

紫鑫药业得知旗下防风通圣丸成为该方案中的推荐中成药后,立即从各地调配出大量防风通圣丸驰援武汉。资料显示,防风通圣丸功能与主治为解表通里,清热解毒。用于治疗感冒;由外感风寒、内有蕴热所致的恶寒壮热、头痛、咽干、小便短赤、大便秘结、舌红苔黄厚、脉浮紧或弦数;上呼吸道感染者。此外,紫鑫药业捐赠的炎立消功能与主治为清热解毒、消炎,用于属于热证的细菌性痢疾、急性扁桃体炎、急慢性支气管炎、急性肠胃炎、急性乳腺炎等感染性疾病。

除向湖北省及武汉疫区捐赠药品外,紫鑫药业还陆续将公司库存和多方筹措到的万套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和数十吨酒精等医药物资捐赠给吉林省及全国疫情较重地区的医疗机构,为当地紧缺的医药物资缓解燃眉之急。

紫鑫药业表示,作为医药企业,投身社会、回馈社会一直是公司致力的方向,面对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将随时响应国家号召,调动企业内部一切资源,全力保障药品及物资的及时供应,为始终坚守在临床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提供充足的“弹药”。未来,公司还将紧密关注疫情发展,为公众,特别是疫情发生地群众提供更多力所能及的帮助。

编辑 岳清秀 校对 贾宁